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04章 行路难
    转眼便是两个时辰过去了。

    大部分文人士子都处在山径石阶中部。

    他们或皱眉凝思,或目不转睛,疯狂搜索着脑海中的记忆片段,应付文庙给予的考验。

    而那江湖三客却是目不斜视地走过了一片文果林园,又登上百阶石阶,同时来到了某一座圣人亭之前。

    他们三人站在亭外,面无表情。

    那名酒鬼缓缓解下腰间葫芦,打开盖子,往嘴里灌了一口,啧嘴道“没想到咱们都看上了同一枚文胆果啊,既然如此,就在亭前先分个高下吧”

    “蠢货。”

    面色消冷的剑客双手宝剑冷笑一声,随即大步迈入亭中。

    斗笠刀客对着酒鬼咧嘴一笑“确实够蠢。”

    随即,他也大步迈了进去。

    进入亭中,自会有文庙降下考验,一旦通过便可摘得文胆果,何需在圣人亭前私自械斗

    那不是愚蠢是什么

    被两名同伴轻视,酒鬼心中气闷极了,但也不想落后,便急忙跟上。

    又过了一刻钟。

    六壬白墨借着秋闱解元的威风加成,踏入了第九千九百石阶。

    这一路行来,几乎是将各大儒学典籍都背了一遍,期间还有妖魅、美人等多种诱惑,甚至还考验了唇枪舌剑、坐怀不乱等神通之妙用。

    哪怕他七品巅峰境的文力,此时也是消耗得差不多了。

    这书山,果然不是一般人能够上的。

    好在,他终于到了。

    呼出一口浊气,六壬白墨望眼下环境骤然一变。

    九座圣人亭于眼前依次展现,分别位于九座高低不一的山头上。

    每一座圣亭,都散发着极其强烈的文气,让人如沐浴春风之中暖洋不已。

    而山径两旁,数十棵茂密的文果树隐在了松林间,若非那沉甸甸熟里透红的果子若隐若现,更是飘逸出让人心旷神怡的丝丝文气,还真要被忽略过去。

    六壬白墨深吸一口气,激动不已。

    他疾步迈入园林中,顺着果子的气息来到了一棵文胆树下。

    此树约五丈之高,树干粗壮需三人环抱,枝盛叶茂,其中一果如拳头般大小垂枝而下,娇艳欲滴,散发着浓烈的果熟香味。

    文胆果,近在咫尺,唾手可得

    这便是登上第九千九百石阶的奖励

    如此诱惑,谁见了不激动

    当然,一旦摘取一颗文胆果,便不能前往圣人亭了,会被文庙的力量直接传出书山秘境。

    六壬白墨忍不住吞了吞口水,眸光灼灼地打量着眼前这枚红艳艳的文胆果,而心中的文胆正在轻颤着。

    他明白,这是文胆果散发出来的香味引起了自身文胆的共鸣。

    文宫中,一個声音不断地呼唤着他,让他快些摘取文胆果服用,如此便可磨砺文胆,打破境界桎梏,跨入文人们梦寐以求的进士境,成为儒道之中流砥柱

    进士境和举人境不可同日而语。前者能平步青云翱翔于空,不管是攻击还是保命,便更加灵活。而且能借用部分自然之力施展舌绽惊雷,比唇枪舌剑的威力大了十倍不止

    六壬白墨此时哪里还能忍得住这个诱惑,便惊颤颤地伸出手臂,准备将这枚文胆果摘下。

    然而就在此时,一枚小石子忽地射来,朝他的手腕击去。

    六壬白墨迅速收回手臂,厉声一喝“谁”

    “九圣亭中的文胆果品级要比这路边的好很多,你真确定要摘路边的一人一生只能服用一枚文胆果,你可要考虑清楚了。”

    易了容的徐锦凤从一片茂林中走出。

    他实在不忍心六壬白墨的书山之路就此结束,故而这才现身提醒。

    六壬白墨仔细端详着徐锦凤的面容,看似陌生,但眉宇间却又透着一丝熟悉之感。

    此人是谁

    忽然间,他感受到了对方的文力气息,激动道“徐兄,竟是你你不是今早就出东门坐船南下了么不对,你是故意布的障眼法”

    徐锦凤微微一笑“一言难尽啊,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故而只能出此下策。不过等我摘取文胆果后就要趁夜走陆路前往扬州了。”

    六壬白墨肃然起敬“小心驶得万年船,徐兄此举没错。对了,若是遇到难处,可前往东来县寻我父亲六壬守心,他会竭尽全力助你。”

    “多谢六壬兄之美意。”

    徐锦凤抱拳还礼。

    六壬白墨笑道“我还要多谢你提醒呢,不然真要受不住诱惑摘了这文果了。”

    徐锦凤颔首道“这枚文胆果确实诱人马上就要日落了,所剩时间不多了,六壬兄,我们还是尽快赶去圣人亭吧。”

    “对对对那一起”

    六壬白墨感激道。

    “请。”

    徐锦凤笑道。

    于是两人结伴而行。不过穿过这片文果园林,踏上第九千九百零一阶石阶时,两人便踏上了不一样的山径。

    到此这般地步,所经考验可比前面的要难多了。而且一旦失败,那就只能两手空空而回。

    所以这一关,其实也是在考验一个人的取舍。

    又过去了半刻钟

    谢氏麒麟儿谢元智、大儒孔颖琳嫡长孙孔方然、四世三公灵家灵云斐、太尉魏擒虎之孙魏轩澜、江南四次落榜生余灿志,这等大半年前与徐锦凤同一届考进士的学子们,也纷纷前后脚抵达了文果林。

    面对眼前这份诱惑,众人停步沉思,心中也都有了各自的抉择。

    谢元智、孔方然、灵云斐三人深吸一口气,径直走过文果林,朝着九亭发起了最后的冲刺。

    其余人等思考再三,最终还是按下心中的欲望,选择了在林中摘取文胆果。

    这就是属于各自人生的选择。

    紧随而来的则是姬云汐。

    她也差点就被附近的文胆果迷了眼。好在数息之后,她便缓过了神,随后贝齿一咬,恋恋不舍地穿过了这片让人痴迷的文果林,登上了新的台阶。

    至于能否最终闯入圣人亭,摘得最顶级的文胆果,那就要看她的造化了。

    对于这一点,徐锦凤也帮不上什么忙。

    言归正传。

    徐锦凤以浩瀚纯粹的文力开道,势如破竹,各种考验一触即破,一路畅通无阻,径直来到了纯阳道尊附下一道意念的圣人亭前。

    “小友终于来啦。”

    圣人亭上,那只石鹤张了张嘴,飞落下来,缥缈的声音随之响起。

    这是纯阳道尊以意志附着于石鹤上,借嘴而言。

    徐锦凤拱手作揖,行了个晚辈礼“前辈,文胆果藏在哪了看在你我都品茶论道的份上,就别藏着掖着了。”

    “哈哈,书山有路勤为径,不勤学苦读,只以歪门邪道可得不到文胆果。”纯阳道尊大笑,“且法则如此,本尊虽为陆地神仙,但也要遵循天地法则。”

    徐锦凤当然也只是开玩笑。

    他道“那好吧,还请尊者示下。小子一定全力以赴”

    纯阳道尊道“天下大道,殊途同归。道门道法自然顺天而为,儒门儒学治国以安天下。这样不如小友就作一首亦道亦儒,道中有儒,儒中有道的诗词文赋来,只要能让老夫满意,便准你获得文胆果。”

    这

    看起来好像挺难的样子,但于他而言,不就是白送吗

    徐锦凤扯了扯嘴角。

    这个纯阳老道能处,有事他真放水

    “遵尊者法旨,那晚辈就开始了”

    徐锦凤说道。

    “啊小友这就有了”

    纯阳十分诧异。

    难道此子写文不需要思考的

    信手捏来

    这未免也太恐怖了吧

    不过转眼一想到那首让他都顿悟了天地法则的梦游天姥吟留别,纯阳老道心中也就释然了。

    那一首赋文,不也是在青云宴上的即兴之作吗

    此子,本就是妖孽,文武曲星合体转世,岂可以常理度之

    徐锦凤点了点头。

    笑话。

    他脑袋可是有存着一个时代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文学隗宝。

    别的项目他也许不强,但论吟诗作词写赋,那不是有嘴就行了

    “老夫洗耳恭听”

    纯阳语气中充满了期待。

    此子若能作出一首能让他再次顿悟的诗文来,那他绝对将此子抢去纯阳宫,以衣钵传人待之

    徐锦凤可不知纯阳老道竟将主意打到他头上来了,甚至还想用硬抢的方式。

    他深吸一口气,文宫虚影于空中凝聚,丝丝文气溢出,蓄势待发。

    三息过后,他的文道气势便绽至最高。

    天地间,仿佛也是被这文力染色。

    旋即,他便大声吟诵起来。

    抑扬顿挫的声音,于麓山响彻,竟穿过了层层幻境,影响着所有在书山秘境中历练的学子。

    “金樽孔酒斗十千,

    玉盘珍馐直万钱。

    停杯投箸不能食,

    拔剑四顾心茫然。”

    金樽,孔酒,玉盘,珍馐

    这等名贵美酒,绝色菜肴,他却食之无味,只因胸有闷起,心有委屈。然拔剑环顾四周,心中更是一片茫然,不知前路到底在何方。

    失落。

    无奈。

    化作长长一声叹息。

    空有青云之志,一身才华,满腔热血,却是报国无门,可悲可叹

    所有人心中,皆是惆怅一叹,感叹命运之多舛与悲哀。

    就在此时,话锋一转,气势磅礴而出,更将这份憋屈提拔了一大层次

    “欲渡黄河冰塞川,

    将登太行雪满山”

    想横渡那波涛汹涌的万里黄河,却被冰雪封堵了大川,想要登那太行山,又见莽莽狂风暴雪封山而无法前行。

    呜呼哀哉,前路死尽,无路可行,如之何奈

    一股苍茫悲凉之气,于众人心头浮现。浓烈的绝望之气更是在胸腹徘徊不散。

    憋屈。

    太憋屈了

    大好男儿空有一身抱负,却无处可施展

    徐锦凤眸中的死寂愈发浓烈。

    他继续吟道

    “闲来垂钓坐溪上,

    忽复乘舟梦日边。

    行路难,行路难,

    多歧路,今安在”

    像姜公垂钓溪上,静待周文王拜相;像伊尹乘舟梦大日,受聘于商汤之榻。

    这是何等之艰难也

    千百年来,日月犹在,桑海沧田,又有几人能像姜尚伊尹那样,幸得国君重用

    太少了。

    眼前歧路纷杂扰乱,进不得,退受阻,那么真正的大道究竟在哪边

    众人眼中闪过一丝死寂。

    是啊。

    何路可通大道

    看不到任何的希望。

    眼下,只有一片黑色的死寂。

    让人闷得慌

    若再不将心胸中憋着的气宣泄出来,那么整个人都将爆掉。

    众人咬牙切齿、面色青红、双拳紧握

    这口气憋得忒是难受

    他们想要发泄,想要仰天长啸

    徐锦凤深吸一口气,眼中的死寂骤然消散,一抹坚毅之色迅速燃起

    凭什么要唯唯诺诺一生

    他不服

    他坚信,人定胜天

    天若不依,那就改天换日哪怕苍天换黄天

    “长风破浪会有时,

    直挂云帆济沧海”

    呼

    有朝一日,我当乘长风破万浪,高挂云帆,在那波涛汹涌的沧海中劈波斩浪、奋勇直前,如入无人之境

    呼

    胸中的所有郁结怨气在这一刻全都宣泄了出来

    痛快

    这就是他徐锦凤的人生态度

    为了心中的那份执念,纵然直面惨淡的人生,淋漓的鲜血,他亦勇往无前,不退半步

    神挡杀神

    佛阻弑佛

    轰轰轰

    文庙颤动,七彩长虹贯穿整座麓山。

    天地异象再现。

    纯阳宫。

    正在翻涌云海修炼的纯阳本尊缓缓睁开眼眸。

    一首行路难,破开了重重虚空,于他眼前浮现。

    那一个个字迹中,蕴含着刚毅不屈的意志

    给他打开了新的视野

    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道家讲的是顺天而为。

    但这首行路难,却说要逆天改命

    前方若无道路,那就闯出一片天地

    顺应天势,逆天改命

    到底作何取舍

    一时间,纯阳道尊竟也陷入了困惑之中。

    他那颗修炼了三甲子的道心,跳动的速度骤然加快了三分

    麓山圣人亭。

    石鹤重回亭顶。

    亭中石花,在文庙浩瀚文气的滋润下,结出石果。

    石果微微颤动,抖落了表皮上的石片,露出了本体,赫然是一枚金色的果子正是书山秘境九大圣果之一的道果。请牢记收藏,网址 最新最快无防盗免费阅读</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