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017章 大佬,你说的是粤语啊
    之后,徐川的视线落在那个叫高晓明的投资基金高管的身上。

    “说吧,你是打算跟我谈io事情”

    这位高晓明的投资基金这两年风头很盛,确实让几家企业成功上市能力非常不错,不过是只狗都知道这主要得益于他那个在郑坚会任职的父亲。

    “徐总,我很清楚uc科技是不会在国内上市的,我要跟您谈的是uc传媒的项目。”

    徐川倒是有些惊讶,这小子还挺机灵。

    所有人的目光都放在了uc科技的身上,没办法这实在是太吸引人了。

    不过他们也都忽略了uc传媒,虽然他的规模可能还不到uc科技的零头,不过在华夏的新媒体和影视制作的行业里已经逐渐形成规模。

    更重要的是,高晓明关注过uc传媒的经营状况,和那几个互联网大厂的巨额亏损相比,uc传媒竟然是赚钱的。

    当然这得益于他们没有像其他人那样烧钱以及那条院线,甚至他们的视频网站之前还提了一波价格,再加上他们到目前为止的项目基本上都算是成功。

    这对于高晓明的投资基金来说绝对是一个优质项目,他非常清楚肯定拿不到uc科技,不过退而求其次也不是不行啊。

    徐川听着对方跟他说了一堆io的好处,以及他们投资基金的优势,少见的并没有打断对方。

    高晓明说的很兴奋,端起茶杯喝了口水,然后用期待的表情看着徐川。

    徐大少爷微微点着头,然后给他来了一句,“想吃什么就多吃点吧。”

    语气中充满了遗憾和惋惜,搞得高晓明莫名其妙,怎么跟自己得了绝症似的。

    直到几个月后他老爸被双那什么的时候,他才明白这句话的意思。

    uc传媒进行io说实话徐川真没什么动力,uc传媒的账上并不差钱,没有大规模的上项目是因为现在已经到极限了,盲目的扩张只会影响内容的质量。

    而他也不想去割韭菜,现在搞这个除了好听些真没什么具体作用。

    “我考虑一下,考虑一下”

    之前查他们底的时候,就有人提醒过他了,这位的老父亲已经被上面盯上了,目前正在案件侦查阶段。

    然后徐川的目光转向那个金岩,这家伙其实是个滿足人,那可是真正的正黄旗,带通天纹的。

    而对方只是摊了摊手,“徐总,我只是攒局的,至于双方怎么谈和我并没有关系。”

    这家伙倒是拎得清,而且他能把这么多不搭界的人攒到一起,还真是有点意思。

    之后徐川的目光重新放在了另外两个人身上,估计这两个人的心理活动已经可以拍部电影了。

    “得了,估计这顿饭是吃不成了,我们先告辞。”

    他才不会给这两个人解释什么,让他们猜去吧,估计最近他们睡不好觉了。

    徐川从沙发上站起来,看着兆锐泷又嘱咐了一句,“一个星期啊,我没跟你开玩笑。”

    然后跟邓诚使了个眼色,带着武薇出门,门外的高晓琴迎了上来,疑惑的看着里面没有动的兆锐泷两人,“徐总,谈完了吗那我们现在入座吧。”

    徐川看着她笑了笑,“入座算了,我估计有人吃不下去了。”

    说完径直走出了别墅的大门。

    伍六一几个人刚刚完成了对周围环境的侦查,“老板,你们不是吃饭吗”

    徐川坐在后座上,“哎呀,你们等在外面我在里面吃饭,我越想越过意不去,怎么样,感不感动”

    “哈,老板”

    伍六一都笑了起来,他明知道对方是在开玩笑。

    邓诚坐上车,“哎,你这次绝对把那两个得罪死了。”

    “没错啊,得罪人这种事,当然要往死里得罪,他们一死不就没事了吗。”

    邓诚笑了起来,这家伙真是肆无忌惮,“这边的形势太复杂,老爸老妈都警告过我了。”

    “没什么太复杂的,在华夏这种事其实要看上面的决心,至于这边空降一个砂睿琻足够解决问题了。”

    等他控制住姜苏的场面,工作组就该进驻了。

    从目前能够获得的情报来看,现在大丰厂的问题已经爆了,砂睿琻用京城调过来的那个姓猴的彻底把姜苏的这一潭死水搅浑,并且盯上了杉水集团。具体过程去看电视剧

    也就是前台上老板是高晓琴,而幕后则是兆锐泷的杉水集团。

    这事没什么悬念,之后就是搜集证据,彻底把那一家子钉死。

    至于销毁证据,这个时候是做的越多错的越多,千万不能有侥幸心理。

    这时候但凡能看清形势的,兆锐泷都应该跑路了。

    他还敢在这折腾,估计是钱还没完全转移出去。

    “走吧,咱们先去吃饭,这次我们邓诚少爷做东,千万别给他省钱。”

    庄园里,徐川走了之后兆锐泷直接掀了桌子,“td,这个姓徐的。”

    估计这半辈子都没有人这么不给他面子。

    赵雅淇三个人已经离开,虽然他们各自的收获不同,不过至少有了个结果。

    而面前这两个,则是问题没解决,却又添了新的问题。

    兆锐泷希望跟徐川合作,这样的话他不信砂睿琻一点都不顾及,目前金陵的形势让他的压力很大。

    “先别想什么合作了,他是怎么知道那个谁在非洲的。”

    棋童韦皱着眉,这件事他百思不得其解,丁已经被他们从美利坚送到了南稣丹,兆锐泷打算让人死在这个战乱频发的国家。

    这件事姓徐的没道理知道啊。

    高晓琴同样很紧张,不由自主的把放在棋童韦肩膀上的手握紧。

    这个姓盯的跟杉水集团牵扯很深,要是被抓了她也跑不了。

    对方应该感觉到了她的紧张,握住了她的手,看着兆锐泷,“别管其他的,你不是说杀手已经过去了吗,让他赶紧动手,别等什么战乱了。”

    兆锐泷低声骂了一句,拿出电话给那个高价请来的杀手打了过去。

    铃声响了五声,对方接了起来,“老虎,你到南稣丹了吗”

    “兆老板,我是昨天到的。”

    “那个姓盯的找到了吗”

    对方沉默了一下,“兆老板,目标被朱巴当地景查抓了,现在还不知道关在哪。”

    “我擦”,兆锐泷快疯了,“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跟当地的华人打听过,目标喝多了跟人起了冲突。”

    整个南稣丹的华人加一起可能也就几百个,这种事在圈子里传的很快。

    “哎呦,这个傻叉。”,兆锐泷捂着额头,“不行,老虎,我花了这么多钱你得想办法把人找出来。”

    “我跟你说,你要是再跟上次一样失手,就别想要尾款了。”,说完就把电话挂了。

    棋童韦严肃的看着对方,“这件事你必须盯紧了,绝对不能失手。”

    “我特么当然知道。”

    而他们不知道的是,在南稣丹朱巴的杀手,正满头大汗的看着眼前围了一圈的彪形大汉。

    “我这么说可以吧”,眼眶高高肿起来的杀手被反绑在一把固定在地面上的金属椅子上。

    这

    位外号花斑虎aaa“的东南亚华裔杀手,已经吓得快要尿了。

    他昨天刚到朱巴,就莫名其妙的被一群武装人员抓了,而这些人身上的标志他可是太熟了。

    安布雷拉的红白雨伞在金三角那是能让最嚣张的毒枭军阀都绕路走的图案,他这个行业的人当然清楚。

    留着莫西干发型的阿尔伯特抬手一巴掌扇在对方的脸上,“uck,你说的是华夏语为什么我听不懂”

    “哎,老兄,老板早就说过了,你学的是一种华夏南方的方言,不是官方语言。”

    桑伯恩在一旁捂着额头,一脸受不了这帮人的表情。

    “uck,你那该死的佛罗里达口音,难道阿拉斯加的人会听不懂吗”

    “t”

    看着吵成一团的众人,杀手想死的心都有了,大佬,你说的是粤语,粤语啊aaa“

    最后还是派克让所有人安静了下来,他看着杀手拿出一张本来在对方身上的照片,“也就是说,你来这里是为了这个人”

    杀手点了点头,“是,我的雇主要他的命,这真的跟安布雷拉没关系啊。”

    他从昨天到现在滴水未进,被人轮番暴打,而他根本不知道为什么被打。

    派克有些尴尬的转头看着众人,“额,我们可能抓错人了。”

    在徐川遇袭之后,他们各个营区所在地都升级了安保级别,朱巴这里他们免费给飞机场安装了一套新的监控并且升级了人脸识别。

    这个杀手刚一入境,系统就响起了警报,本来就闲得蛋疼的众人直接杀了过去,在机场出口就把人抓了。

    好吧,现在证明这家伙应该跟纽约那件事没什么关系。

    派克手里拿着照片,“照片上这家伙是干什么的为什么会在我们的数据库里。”

    一个正在屏幕前工作的立笔亚人举起手,“是两天前老板发到总公司的。”

    “那这家伙现在在哪”

    “他似乎准备在这里开矿。”技术人员把地图投影到大屏幕上,“位置就在距离朱巴四十公里的地区,他似乎还不知道那里最近将成为战区。”

    “好吧,看来他的投资要亏损了。”,派克挥着照片,“我们有事情干了,把他找出来。”

    金陵的夜色已经笼罩了下来,不过砂睿琻还没有离开自己的办公室。

    他之前得到了消息,徐川去了杉水庄园,而一同前往的还有邓诚。

    这件事绝对不是他希望看到的,如果这两家参与其中,不管是有所需求还是无意卷入,都会让形势发生无法预料的改变。

    就在他陷入沉思的时候,办公桌上的电话响了起来,他接起听着对面的人进行的汇报,半晌之后笑了起来。

    景芳的人已经打入了杉水庄园,刚才卧底报告徐川一行人没吃饭就走了,之后兆锐泷直接掀了桌子。

    很明显,不管他们谈了什么,绝对是谈崩了。

    这时候的砂睿琻简直就是三伏天里吃了块冰镇西瓜这么舒坦。

    “白秘书,你那有那个徐川的电话吗跟他联系一下,一会儿没什么事的话,过来跟我打场球,我倒要看看能跟nba明星对抗的水平是什么样的。”

    他的目的当然不是为了打球,而是清晰明确的告诉金陵的某些人,现在没有人站在兆家那边,不要心存幻想。

    而刚刚吃完饭的徐川,听着白秘书的话直接回答道,“吃完饭打篮球,他也不怕阑尾炎”

    “你真会开玩笑,他不怕,我怕啊。”

    估计电话那边的姜苏大当家的第一秘书已经满头是

    汗了。

    邓诚实在是听不下去了,直接抢过徐川的手机,“喂,白秘书,我是邓诚,我们一会儿就到。”

    挂断电话邓诚无语的说道,“我真是服了你了,合着别人说什么你就喜欢对着干是吧”

    这家伙刚才吃饭时还说砂睿琻可能会联系他,邓诚本来还不信,没想到真被他猜到了,这小子不考公真是浪费。

    “我得让他们觉得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我找去的,要不然太不值钱了。”

    伍六一把车掉了个头,姜苏声威大院里换好衣服的砂睿琻已经在篮球场上等着徐川了。

    塑胶场地,标准的篮筐,徐川在地面上跺了跺脚,然后伸出大拇指,“您也不修个室内的,真是清正连结的典范啊。”

    以砂睿琻这么多年的经验,竟然分辨不出来这小子说的是真的还是在讽刺。

    邓诚在一边无语的抬头看着天,这小子的这张嘴是真的没救了。

    “呵”,砂睿琻当然没有在意,“行了,热热身,咱们先打两个。”

    说着拿起篮球运了几下做了一个上篮。

    热身徐川看着快六十的砂睿琻,虽然看得出来对方确实经常锻炼,不过毕竟这个岁数了啊,他稍微使点劲砂睿琻今天晚上就得去骨科医院。

    那个白秘书用恳求的眼神看着徐川,意思是,大佬,您悠着点。

    邓诚也是给他连连使出眼色,让他别玩真的。

    切,这两个当我是傻叉吗徐大少爷满心的腹诽着。

    也只有自己家的小薇站在一旁给他加油,充当气氛组。请牢记收藏,网址 最新最快无防盗免费阅读</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