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14 沧海自成尘(五十五)
    黑弩箭成型的刹那,一直在蓄力的三皇雷帆却抢先一步发力。

    三幡齐动,三道雷霆电射而出,人皇内景真雷、地皇北辰仙雷、人皇如意神雷齐齐射出。

    沿着灰色通道飞速前进,在门户之前汇聚一体,化作一道紫色的奇异雷霆,狠狠击在门户上。

    三皇雷帆是纯粹的进攻性法器,虽然并不涉及时空之力,雷霆生灭之力是并不亚于时空之力的一种力量。

    三幡合一,威力已经无限接近五阶力量。

    时空之门并没有被轰开,却被打得连连颤抖,非常不稳定。

    几乎就在雷霆击出的同时,三头六臂的巨人猛然松口。

    弑神弩箭电射而出,紧跟在毁灭雷霆之后,射在时空之门上,本就颤抖不已的时空之门猛然露出一道缝隙。

    巨人一声怒吼,袖口急剧扩大,还做一个虚无的袖里乾坤之术定住通道,而后飞速崩塌还原成了三人。

    抬手一挥,将两具化身收到玄机洞天,黑白光华一闪,徐问发动了传送之术。

    一道白光从灰色通道的这头升起,直射通道那头,瞬间穿过时空之门的缝隙,消失在时空风暴中。

    庞大的袖里乾坤之术又坚持了一息,就在时空之力的侵蚀下猛然湮灭,灰色通道和时空之门也随之瞬间消失。

    狂暴的时空之力瞬间抹平了这里存在的一切,丝毫看不出有人曾经在这里大展神通,打穿了时空风暴。

    一片灰蒙蒙不知高远的空间,一道奇异的旋风正在四处盘旋不定。

    某一刻,一点亮光猛然闪现,在接天连地的旋风上开出了一个小口,一个浑身闪烁着黑白二色光华的人冲出了旋风。

    这个世界荒凉而贫瘠,感受到黑白光华的刹那,就有数道凶蛮的气息闪电般扑来。

    还没到这里,这几道气息就先在空中碰撞了数次,溅起无数电光火花。

    剧烈的碰撞中,其中三道气息明显稍差一些,飞速离开,只剩两道气息丝毫不停,直扑黑白二气。

    徐问还没有从时空混乱中清晰过来,就感觉有两道强横的气息直扑而来,其中一道竟然有些熟悉的感觉。

    心中惊讶,两具化身齐齐冲出,抬手一挥,三道宝光闪电般冲出。

    禅音大起,一道琉璃宝塔凭空而生,将他们三人护在其中,无形剑、斩仙剑闪电般射出,直扑两人。

    其他宝物要么在之前冲破时空风暴的过程中暂时耗尽法力,就是威力不够大,最适合这個场合的,就是这三件法宝了。

    “嗷”

    一声吼叫,被斩仙剑刺中的一个黑影痛呼一声,狠狠一掌击出,打在斩仙剑上。

    这人被歹毒无比斩仙剑刺中,竟然还有反击之力,不是天赋异禀就是神通了得。

    一声悲鸣,斩仙剑元灵大震,被打的倒飞而回,以法宝之身对抗肉身,竟然吃了不小的亏。

    另一个气息则是猛然怒吼一声

    “徐问小贼,你也有今天”

    声音中有说不出的愤怒和畅快,细细一看,是一只背有翅膀的飞虎,不是虎擒龙是谁。

    徐问大惊,他以为对方早死了,没想到,竟然会在这里遇上对方。

    虎擒龙可是货真价实的元婴后期大修士,是谛胜的亲传弟子,不仅功法了得,一身法器、神通也都远超同侪。

    不说现在他法力损耗极大,还一对二,就是完整状态下的一对一,徐问也没有信心胜过对方。

    光华一闪,无形剑陡然从虚空越出,一剑斩向虎擒龙双翅。

    与此同时,阵法化身黑白光华闪耀,已经准备发动传送之术,逃离这里。

    无形剑绝对奈何不得虎擒龙,只要能纠缠一二,他就能趁机逃走。

    虎擒龙双翅一挥,无数金风冲出,直扑无形剑。

    看上去气势汹汹、威风无两,徐问却发现,对方这招完全是银样镴枪头,徒具其形、而无其神。

    看上去很是精妙的招式,法力却非常浮虚,仿佛没有吃饱饭一样。

    光华一闪,无形剑强硬地斩破金风,狠狠劈在虎擒龙一只翅膀上。

    “啊”

    震天般一声巨吼,虎擒龙发出一声不敢置信的惨叫,光华一闪,瞬间消失在原地。

    再出现时已经在十几丈外,一只翅膀被斩断了一大截,差一点就被无形剑一剑斩断。

    “不可能,你怎么还有这么多的法力”

    双目圆睁,虎擒龙怒喝起来。

    “不可能,这小子怎么可能”

    说话间,另一个黑影也怒喝起来。

    闯出时空风暴是非常艰难的,每一个闯出时空风暴的修士都是竭尽全力,加上一些运气。

    一般来说,每一个刚刚冲出时空风暴的修士都处于非常虚弱的状态,是最好下手的时候。

    但徐问的状态却完全不一样,虽然法力看上去也消耗了不少,但与想象中的精疲力尽却完全不一样。

    侧身一看,对方却是一个和尚。

    不过,与一般和尚从容淡定完全不同,这个和尚狼狈无比,脸上的戾气更是丝毫不在虎擒龙之下。

    不像是得道高僧,反而像是堕落妖人。

    光华一闪,徐问取消了传送术,连退数步。

    有这么一个缓冲,他问已经从时空混乱中挣扎了出来。

    看了看两人,再看了看这个世界,他陡然闪过一丝骇然之色。

    这两人都是元婴后期大修士,那股与一般元婴修士截然不同的威压做不得假。

    但两人的气息都非常萎靡不振,法力波动完全没有元婴后期那种浑厚强悍之感,浮虚无比。

    四周的环境更是恶劣,灵气浓度非常稀薄,大概只有二阶灵脉左右,还不够金丹修士修炼的。

    身处这种环境,总有一股说不出的空荡之感传来,似乎法力都要散去,还原为灵气反哺这个世界一样。

    徐问瞬间就明白了他们为什么是这等状态,这等环境下,时间一长,别说修为升高,不降低就算是非常不错了。

    而且,这里明显没什么秩序,争斗非常厉害。

    只这么一会会,远处就有好几道强烈的法力波动,有人在舍命相搏。

    与其他地方不一样,在这种地方动手,消耗大不说,一旦受伤,必然非常难以恢复。

    当然,就凭这些还不至于让两位元婴大后期修士变成这个样子,这个世界肯定还有其他危险。

    留下炼器护身监视那个妖僧,光华一闪,徐问和阵法化身直扑虎擒龙。

    无形剑和斩仙剑齐齐冲出,直斩对方。

    虎擒龙与他有大仇,自然要趁他病要他命。

    虎擒龙又惊又怒,万万没想到,一个元婴初期修士,不,现在已经是元婴中期修士的徐问,竟然敢主动朝他出手。

    要是在无尽海,或者他全盛时期,他有许多办法可以对付徐问这招。

    但现在,面临杀机隐隐的斩仙剑和无形剑,他竟然感觉到一股深深的寒意,仿佛一个应对不妥,就会生死道消一样。

    抬手一挥,两道金风冲出,隔开两剑,他一边朝那个僧人大喊道

    “惠正,我们两个联手,拿下这三人,两人归你、一人归我,如何”

    徐问听得莫名其妙,不知道什么所谓的“两人归你、一人归我”是什么意思。

    另一边的僧人死死盯着炼器化身,眼神闪烁,显然在思量着什么。

    炼器化身丝毫不惧,只要惠正敢出手,他就要给对方迎头痛击。

    要不是要先解决虎擒龙,他都要主动出手拿下这个敢于挑衅自己的妖僧了。

    看着炼器化身从容冷峻的模样,惠正忽然嗬嗬一笑,淡声道

    “道友,冒昧向你出手,是我的不对,这便送你一个消息,算是我的赔礼”

    说罢,他一指四方,用一种非常奇异的语调道

    “我被困这个世界已经上百年,这处地方虽然广大,但怎么看都不像是普通世界,反而像某种活物。”

    “每过一个月左右,就会有一场巨大的劫风从天而降,不仅仅会吸食我们的法力,还会抢掠我们的法宝。”

    “数天之内,劫风就会降临”

    说完最后一句话,他身子一闪,悄然往后退去,飞速消失在远方。

    难怪他们的气息这么萎靡,原来不仅仅是因为这个地方灵气稀薄,还有这等天灾。

    惠正语速极快,虎擒龙还没反应过来,他就已经说完。

    心知不妙,他转身就逃,却见光华急闪,徐问三具身体齐齐发动大阴阳五行遁诀,朝他疾驰而来。

    虎擒龙双翅疾扇,身化一道刺眼的金光,飞速往远处逃去。

    插翅飞虎是三大飞行异兽,飞行速度远在普通修士之上,要是平时,即使施展大阴阳五行遁诀,徐问也追不上对方。

    但困在这个地方这么多年,经历不知道多少次劫风、大战,他不仅丢失了所有法器,还受伤无数,早已身心俱疲。

    而且,他的灵石早就用完,法力用一点少一点,必须节约使用面对即将到来的劫风,根本不敢全力飞行。

    徐问却没有这个担忧,有玄机洞天在,他根本不担心灵气的补充,全力施展大阴阳五行遁术,死死盯着虎擒龙不放。

    本章完请牢记收藏,网址 最新最快无防盗免费阅读</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