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 298 章 番外(新世纪)
    “”

    云奚一进来,就对上了刷刷数十几双盯上来的眼睛。

    虽然没什么恶意,但她背脊却炸起了如芒在背的刺挠感。

    这是怎么了

    云奚摸了摸鼻子,看向坐在最中心的老者,“邱老。我来交论文。”

    “来来来,进来坐。”

    邱老忍不住好奇地打量云奚旁边的昭烈,招呼云奚进来。

    他激动地搓了搓手,喝了一口水,吐出一口气,感慨,“三年了,我盼星星判月亮,终于盼到你的论文。看不到那两篇论文,老头子我就算躺进棺材都死不瞑目。”

    云奚“”

    这也太夸张了吧

    等一下

    看着邱老激动难耐的脸,云奚隐约察觉出了,这位神学大拿可能等的并不是她的论文。

    要她的论文,但不想要她亲手写的。

    邱老已经期待地看向她,“论文在哪里给我看看。”

    不止是祂,周围其他导师也看了过来,脖子伸得跟长颈鹿一样。甚至有几个导师,已经拿起自己的保温杯,装做若无其事的模样,但方向明确地朝这边走来。

    云奚讪讪地摸了摸鼻子,将自己写好的论文交给邱老。

    邱老激动地接过来,其他教授也眼睛发亮

    “这”

    邱老看着自己手上,白纸黑字,没有任何特效的论文,捏着纸的手抖了抖。

    标题、综述、格式都完美符合要求,文笔简洁,内容丰富,逻辑分明。和之前那篇满篇都是奚奚的论文简直是天差地别。

    但是

    老人家眼中亮起的光,瞬间熄灭了。

    看起来就像是失孤老人一样非常可怜。

    不止是他,周围的人都露出了失望之色。刚才气氛热火朝天的办公室,转瞬阴雨连绵。

    邱老叹了一口气,却并不是不理解。

    就算神明代行者再受神明眷顾,也不可能指使神明去写论文。

    风暴之主那是极特殊的特例,这样的事情怎么可能天天发生

    有那么一份神明真迹在,他就该含笑九泉了。

    那份风暴论文,还是给了他不切实际的幻想。

    “好,你的论文我收到”邱老难掩失落,刚准备将论文放下,就听到身前的学生犹豫道。

    “其实,也不是不可以重写。”

    老教授转瞬沧桑了十多岁的模样到底太可怜了,想到他为了一篇她这篇论文,硬生生熬了五年还没退休,云奚决定还是满足他的愿望。

    听说,为她保留五年学籍,也是老教授帮她积极申请的。

    “唰。”听到云奚的话,老教授的目光,肉眼可见地亮了起来。

    他轻轻嘶了一口气,小心翼翼问,“新论文的真实度,能达到百分百吗”

    他不敢亲口问出是不是神明亲

    自手笔这样的问题,只能含蓄地确定。

    研究神明偏好的论文,除了神明亲自书写,谁敢保证百分百的真实度

    “可以。”看着教授近乎老小孩般期待的模样,云奚无奈地点了点头。

    她看向身旁的昭烈,捏了捏他的手,用目光交流。

    看来还是要你帮忙。

    指间传来柔软的触感,昭烈轻轻张开五指反握住,金眸弯起,

    好。

    其他人不动声色地用眼角余光瞥向两人。

    身体却好像在操作光脑、整理档案、认真工作。

    心中像是千万只蚂蚁爬行一样抓心挠肺。

    所以

    他们的风暴之主到底和云奚怎么样了啊

    云奚和邱老寒暄了一会儿,正准备离开。

    “云奚同学。”一名坐在角落的年轻研究员站起来。

    云奚停下脚步,疑惑看向她。

    “咳咳。”对方不好意思地咳嗽几声,拿出了一枚风暴勋章,表明身份,“我是风暴序列的信徒。”

    云奚点了点头,“你好,有事吗”

    神明代行者名义上是本序列的信徒之首,负责沟通神明,传递神谕,风暴和生命的信徒找她,云奚对此已经见怪不怪了。

    对方快速打量了一眼昭烈,压低了声音,

    “我想问问你海洋与风暴之主,近来可安好”

    “挺好的。”云奚摸着下巴点头。

    少女目光清亮,态度自然,除了提及的语气过于随便外,脸上看不出任何异常的情绪波动。

    没从云奚身上看出任何情况的研究人员讪讪收回目光,按照风暴教廷的仪式向云奚行社交礼仪,“愿风暴指引我们。”

    哪怕不是第一次遇到这件事,但是碰到这种正儿八经、充满宗教含义的社交礼仪,云奚还是有点不适应。

    她刚想回礼,就见对方目光落在了昭烈身上。

    这位风暴信徒兼研究人员,看向昭烈,语气礼貌温和,“你是今天刚入学的新同学吧也愿风暴庇佑你。”

    他一边说,一边仔细观察着俊美青年听到风暴之主的反应,目光极为专注,主打一个不放过一丝细节。

    却没有注意到,旁边云奚瞬间变得古怪的脸色。

    俊美耀眼的青年和云奚并肩,闻言金瞳弯了起来,眸底似流淌鱼鳞般的阳光,声音清朗,

    “是。单兵系学生,昭烈。”

    听到风暴之主时,愣是没露出半点害怕、惊惧、或是愤怒、不满之类的情绪,眼睛明澈毫无阴霾。

    “”

    “风暴指引你们。”无话可说的讪讪结束对话。

    “那么老师,我们先走了。”云奚对他们点了点头,带着昭烈离开。

    前脚刚走,后脚后面的办公室就炸开了。

    “怎么回事”

    “当年的破译是不是出现了错漏

    ”一群人疯狂地开始翻历史资料,热烈讨论。

    神语不可书写,无法习得。只有特定的信徒,能通过神语直接以意念的方式看到其中的景象和含义。

    但是,方法总比困难多。经历漫长的历史,神学领域的大家也掌握出了一套自己的aaasquo学习aaarsquo方法,虽然他们不能书写出神语,但却有自己的翻译方法。

    aaadquo也许是我们对神文的研究不够精进,翻译的方向是错误的。风暴之主那篇论文里的aaasquo奚奚aaarsquo是代指其他,并不是指云奚来♂看最新章节♂完整章节”

    “你还不如直接说我们数百年的研究从根本上是错误的。按照海神节的情况和所有翻译资料,奚奚绝对指代云奚。”

    办公室里的研究人员,争论得面红耳赤。

    “你忘了当年第一版翻译结果出来的时候,大家都不敢相信,最后是组成了专家组,对照各学派的典籍、神谕一一确认,才确定的最终版吗

    如果这都不对,绝对是神学领域的灾难。不亚于数学领域证明一加一不等于二,在此基础上所有的理论研究都要被推翻。”

    一旦被证实他们的翻译从根本上错误。

    曾经进行风暴序列研究的大半专家,写的论文都要报废,并且名誉扫地。

    “有没有可能云奚和风暴之主是和平分手”一名大胆猜想,小心求证,看向同僚。

    新看着以讨论学术般认真的态度讨论风暴之主情感状态的老前辈们,一愣一愣,挠了挠头,“所以现在的证明方向已经从风暴之主有没有恋爱,变成是不是和平分手吗”

    这跨度也太大了吧连谈没谈都没实证,只是大家的猜想证明吧

    云奚根本不知道,自己带着昭烈走一趟,就直接引发了一场学术危机。

    不过,第二天,她带着昭烈去将生命序列报告交上去后,学术危机倒是停止了,她的个人名誉危机却来。

    办公室内,众人从看到云奚拿出生命之主亲笔论文的激动,在翻译后变成了呆愣,然后很快又演变成了惊恐。

    诚然,生命主神的论文比风暴之主的那篇更加优雅、含蓄。文字里蕴含的浓郁生命之力更是令每一个看到的人神清气爽,可是

    就算再怎么含蓄优雅,也掩盖不住核心里透露出的信息奚奚。

    “这篇论文,是昨天刚写的吧”一名研究人员捧着草木在纸上枯荣轮回的论文,一脸沧桑地看向昨天提和平分手的同事,“今天云奚还是和那个叫昭烈的新生一起来的吧

    风暴之主和平分手了,那生命主神呢”

    寂静死一般的寂静。

    一个惊悚的猜想,从大家心中升起。

    在场却没有一个人说出来。

    直到,一名新双唇颤抖,“这位帝国皇女该不会绿了主神吧唔唔唔”

    他话音还没落下,就被身后的同事捂住了嘴巴。

    “不不可能”斩钉截铁的否定声。

    “神明全知全能如如果”对神祇的敬畏,让他根本说不出神明被出轨这种猜想,支吾半天,含糊混过,“祂们不可能不清楚的。”

    “对。”

    “没错。”

    支持的声音此起彼伏,但却越来越低。

    办公室又恢复了寂静。时间像是在这里停滞。

    良久,一道虚弱的声音响起,“星网中被扒出能和云奚扯上关系的主神有哪些大家还记得吗”

    “”

    沉默三秒。

    “噼里啪啦。”办公室里响起资料掉落声,光脑启动声。

    所有神学研究员像是红着眼睛的斗牛,争相用引擎搜索相关资料、下载记录

    训练场。

    过来找虫崽的云奚目光扫过操场。

    虽然才刚开学,但是已经有高年级的军校生已经为开学测试自觉地进行体能训练了。

    身姿矫健的军校生尽情挥洒汗水。

    不少单兵系的男生直接脱掉了汗湿上衣,露出健硕的胸腹和紧实漂亮的腹肌。

    汗水浸透着肌肤,为块垒分明的腹肌蒙上一层水色。科学训练加严格的体脂力管理,个个都是堪比男模的身材。

    云奚已经见怪不怪了。

    军校生极少有没有肌肉的,在军校呆个一年,不论男女,都有漂亮健康的腹肌和马甲线。

    她目光毫不避讳扫过那些军校生,寻找云冽的身影。

    几分钟前,她收到了便宜舅舅还有复活的父亲及母亲发来的消息,希望她带着云冽回家吃饭。

    虽然可以直接用光脑通知,但是云奚正好有点好奇虫崽和人相处的怎么样,便默默定位到虫崽的位置,和昭烈直接过来找人。

    “阿秋。”“阿秋。”“阿秋。”

    完全不知道神学院已经在那猜测她绿了好几名主神,喜提名誉危机的云奚,狠狠打了三个喷嚏。

    “阿秋阿秋阿秋”

    “谁在骂我”

    她揉了揉鼻子,狐疑地挑起眉梢,小声嘀咕。

    以她的体质,不可能会感冒。

    结果,刚嘀咕完,目光就瞥到了旁边目光游弋的昭烈。

    俊朗明艳的脸上,金瞳里光芒微烁,不知道在想什么。

    咦

    本来只是随便吐槽的云奚反而被他的反常吸引了注意力,“昭烈”

    “你在想什么”

    她刚问出声。

    下一秒,昭烈像是一只大狗狗一样凑近。

    云奚感觉自己像是靠近了一个大暖炉,甚至能感受到青年灼热的体温。

    少年弯起红艳的唇,金瞳熠熠发光,抓住她的手,放在自己紧实的腰腹上,

    “奚奚喜欢腹肌的话,与其看他们,不如看我的。”

    祂眨了眨眼睛,目光明澈干净,不含丝毫欲念,期待问,

    “奚奚,要摸吗”

    西风醉向你推荐他的其他作品

    ,

    ,

    希望你也喜欢请牢记收藏,网址 最新最快无防盗免费阅读</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