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二十一章
    尹萝像是踩在没有实处的云端,被热烈卷入的意识浮沉飘忽,唯有舌尖的一点刺痛摇摇欲坠地拽着她。裴怀慎着意避开了伤口破损,蒸腾的欲念再度鲜明。

    鲜血气味愈发浓烈。

    在指尖不小心触及身上某道伤处时,裴怀慎的身形和气息紧绷了一瞬。

    尹萝勉强将自己从状态中脱离出来

    “你的伤需要处理不要任性。”

    嗓音一出来,自己都吓了一跳。

    裴怀慎将脑袋搁在她肩窝,先是“嗯”了一声,顿了顿,似乎觉得这个说法很新奇“我没有任性。”

    他握着她的手一直不曾放开,从抓变为扣住指尖。

    那串铃铛横在他们的手背,像一条散乱的红线。

    呢喃低语就在耳畔,尹萝耳朵被搔了一下,侧过脸“我去请医师。”

    裴怀慎道“不用。”

    他慢吞吞地直起身,又恢复到散漫的状态,毫无血色的脸被透进窗户的月光映照了半面,他面不改色地拿了几瓶丹药出来,倒出来几颗扔进嘴里。

    摸黑看人吃药感觉怪怪的。

    尹萝想去点燃烛火。

    “不要点灯。”

    裴怀慎制止道。

    他的动作没那么快,几乎迟钝。

    尹萝将烛火点燃,一眼看清他明显苍白的脸色,烛火都染不上暖意。

    身上各处迸裂的伤口明了,浸透出斑点血迹。

    不知道他是怎么忍下来的。

    尹萝忽然记起裴家的凤凰式样家纹

    难道裴家人是有凤凰血脉,比较不容易死游戏里有没有凤凰血脉的设定来着

    这次危难便可窥见裴怀慎从前每一世回归裴家的凶险。

    裴怀慎看见她的目光,不甚在意地道

    “我知晓自己界限在哪里。”

    尹萝同他对视几息,肩膀松懈“伤口要重新包扎。”

    “嗯。”

    低低沉沉的应和,好像不怎么上心。

    裴怀慎转而提起“我昏迷的时候,还有人追上来么”

    “没有。”

    尹萝把萧玄舟的分析搬出来,讲了下午遇到岑惜的事件,说得平缓,力求将暗藏危险的氛围压制下去,“这应该和追杀你的那伙人没关系。”

    裴怀慎看着她“妖气”

    重点挑出了这一段。

    “冲你来的。”

    裴怀慎道,“要么是扯谎技巧高明。”

    尹萝回忆着“看着不太像扯谎她想问的,真的是丈夫没吃到糕饼的遗憾吗”

    宁芷墨和谢郗那事当初也哭得情真意切。

    没证据说这次一定是真的,尹萝也不是盲信,保留着戒心。

    只是,岑惜的种种细节都经得起推敲。

    裴怀慎听出她的怅惘,软化几分“或许,那位丈夫是不想妻子

    看见自己死去的样子,才找借口有意支开她的。”

    “是吗”

    “水都喝不下去,自己心知肚明大限将至。”

    裴怀慎处理着小臂上的血迹,漫不经意地道,“成婚数载的时日都一同度过了,总不会是这一刻就看不顺眼了才要赶她走。”

    “都走到生命最后一刻了,为什么不一起走完呢”

    尹萝顺势问道,正好转移话题。

    肩上和胸前的伤口不好当即处理,裴怀慎只挽了挽袖子,道“喜欢的人,可能想让她看到些软弱,但不会想让她看见自己真正的衰败。”

    他将红绳铃铛摘下来,避免被脏污了。

    又往嘴里塞了几颗丹药。

    这个吃药法瞧着够草率的。

    尹萝体会了一下这句话,又问“你觉得,那个青梅竹马的说法究竟是真是假”

    故事中最悬而未决的部分就是这里。

    尹萝找不到人讨论,说到这里有种被挑起八卦夜谈的类似情绪。

    裴怀慎思索两秒“不知道。”

    他将尹萝泼洒剩的那半杯茶喝了,散掉药丸带来的苦味“实则她不该凭借一封信就自困至此,同丈夫日常起居、朝夕相对的是她,答案究竟如何,她心中应有结果。”

    岑惜的表现更像是已经信了。

    尹萝想了想,摇头“不是每个人都像你这样笃定,否则当局者迷是怎么来的。”

    当局者迷。

    裴怀慎眉尾轻扬“也是。”

    他语气自然,衔接着这话道了一句“你和萧玄舟从前认识”

    尹萝险些回答了。

    毫无痕迹地叫人卸下防备。

    以为翻篇的话题恰到好处地再次提起,稍有不慎便中套了。

    尹萝眨了下眼“不认识。”

    裴怀慎大约是累极,凭靠在桌沿,显出些许懒怠的意味,懒懒散散地歪坐,隐约映现日后的模样。

    眼睫半垂着,却仍望着尹萝这边。

    “你在看什么”

    尹萝特意往后瞧了瞧。

    裴怀慎漫然地笑一笑“看你要用什么话来搪塞我。”

    “”

    尹萝起身要走。

    裴怀慎眼疾手快抓住她,笑意淡去“一个字也不说”

    问她要用什么话搪塞。

    她索性一语不发。

    “还是要请医师来。”

    尹萝轻叹了口气,做出无奈的样子,“手就算了,胸口处的伤口要怎么包扎”

    裴怀慎眉眼略压,不大像生气,考量着什么。

    尹萝怔了一下,恍然又迟疑“或者,想让我来吗”

    “”

    裴怀慎手松了松,却道,“我不是萧玄舟那样的世家公子。”

    尹萝同他对视片刻,无声地弯了眼,这等情景下竟然对他笑“来日方长。你想问我,也得

    先把伤处理了。”

    aaaheiaaahei简直是有恃无恐。

    吃鲸路人提醒您在修真游戏被刀四次这正常吗第一时间在更新,记住来看最新章节完整章节

    裴怀慎有一瞬间疑心她是否听懂了。

    想想她的神色。

    分明是懂了。

    她向来机灵又聪敏。

    裴怀慎听见她的脚步下了楼梯,躬身小心地闷声咳嗽,还是牵动了伤处,疼得死死咬住了牙关。

    他当然不是谢惊尘、萧玄舟那样的世家公子。

    活下去都是伺机争抢、尽力把握的成果,一路至此,所求往往不尽如人意,后退便是粉身碎骨。从没有唾手可得的事物,更没有后顾无忧的安枕。

    明明知道那片亮光落在他身上,难道要放任她被人抢走吗

    “姑娘,医师已准备得当,随时可去看望病人。”

    客栈内点起了几盏灯。

    尹萝刚下楼梯,被萧玄舟派来的女子便现出身影,如是告知。

    医师背上了小药箱。

    “辛苦您了。”

    尹萝问好,朝上指了指,“病人还是在楼上那间房。”

    医师一边摆手一边上楼“没事的,有病当然要治。”

    这话。

    噗。

    尹萝转眼,见女子满脸忧愁,不免疑惑“怎么了”

    “啊,没什么。”

    女子笑容都有点勉强了,“公子说,姑娘若是不忙了,可去应约。”

    尹萝扫了下大堂,不见人影。

    女子悄声道“公子说更深露重,在房中等您。”

    “”

    不是你这句话别压低声音说啊

    整得跟偷情似的。

    这种哄完一个接一个的既视感,一定是宫廷剧看多了的关系。

    女子抬眼,恭谨一礼“二公子。”

    尹萝回首。

    萧负雪避开她的眼神,颔首示意。

    尹萝恍惚有种上一世姬令羽还在时上演的捉奸戏码重现眼前,那种熟悉的感觉卷土重来,她保持沉默地还礼,错身而过要从另一边上楼。

    “姑娘的伤,不可耽误。”

    萧负雪语调没什么起伏,好似寻常提醒。

    尹萝脚步停住“我没有受伤。”

    她低头看看,是衣上沾了血。

    修士目力极好,真受伤和沾了血总归有区别,按理说黑夜中也不该看错。

    大概因为他没有正眼看她。

    尹萝瞥他一眼。

    脸上没什么表情。

    眉心细微地蹙起,被看到的瞬间就更别过了脸。

    “是我唐突。”

    尹萝“言重了。”

    仿佛她不是拿眼睛看了一下,而是干了什么真正冒犯的事。

    萧负雪缄默,非常客气地再次礼过、离去,没有发出半点响动。

    尹萝才发觉

    他连气息都是收敛的。

    想想方才和

    裴怀慎的话题

    世家公子,确实体面。

    不会多问他人私事。

    要是凭这点来看最新章节完整章节,应付萧玄舟或许还有余地。

    和裴怀慎的交锋更提醒了她这类人的危险不是浮于表面的作为,尹萝方才对裴怀慎那手都是靠着过往种种相处兵行险招,不乏时间线提前面对还没升级成“裴二公子”的优势,但萧玄舟他之前占着正大光明未婚夫的名头、那么长时间,都不带亲一下的,现在这是什么意思

    完全揣测不到他的心理轨迹啊

    尹萝步伐都缓慢了。

    余光看见环形回廊上的另一道人影。

    谢惊尘完全没看这边,仿佛察觉不到,径直进了屋。

    尹萝“”

    行行,被谢惊尘讨厌是她的宿命。

    尹萝深吸一口气,踏上台阶,走到萧玄舟房门前敲了敲。

    敲开了一条缝。

    房门没关。

    萧玄舟放下触碰嘴唇的手指“请进。”

    尹萝一只脚都迈进来了。

    萧玄舟看过来,眼波映着羽睫开阖。

    分明也是静的姿态,同样的这张脸,和萧负雪根本就是两个人了。

    萧玄舟示意她坐,为她倒了一杯热茶“看来姑娘处理好李公子的事了。”

    “萧公子的安排很妥帖。”

    尹萝谨慎地接茬,“医师已经过去处理了。”

    萧玄舟将杯盏放在她手边,掌心残留着她指腹抓挠的触感,很轻微地应了一声。

    尹萝感觉他还比较稳定,又瞟了瞟房门,镇定地道“方才院中我也不知究竟为何会那样。思来想去,许是那杯有妖气的茶水缘故,我不曾喝下,却无意沾染了什么。”

    妖气的源头压根不是什么毒之类的东西,是姬令羽的血。

    所以医师把脉不出。

    但不能直接说九尾狐,否则怎么解释

    她快速看了眼萧玄舟。

    这一眼却看入他眼中,被他精准无声地捕捉到了。

    他在看着她。

    琥珀眸底是温润闲雅的底色,但没有笑意。

    萧玄舟静静地注视着她

    “要当这件事没发生过吗”

    吃鲸路人向你推荐他的其他作品

    ,

    ,

    ,

    ,

    ,

    希望你也喜欢请牢记收藏,网址 最新最快无防盗免费阅读</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