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一千二百五十五章 这个少年好生眼熟
    古寻扭头透过窗户看了看外面翠绿色的竹林,虽然没什么烦心事,还是立刻感到心情舒畅了几分。

    果然人就得时不时的看点绿色。

    缓解了不存在的眼部疲劳后,古寻才回应道,“天行有常但人可不行,前辈应该明白这一点。”

    “只是我的想法出现了一些变化而已。”

    “若是前辈担心我针对儒家,其实大可不必,对付儒家主要是李斯的意思,或者说是皇帝的意思,我并无意摧毁儒家。”

    “当然,我也有自己的想法。”

    “呵呵”荀子笑着摆了摆手,“国师误会了,老夫并不是担心这个。”

    “老夫说过了,儒家的未来如何,我并不在意,因为我无力改变什么,无论是帝国要对付儒家,还是流沙要对付儒家,都无所谓。”

    “周失其鹿,天下共逐”

    “自诸侯并起,天下大乱至今已有数百年矣,纷争的局面造就了百家争鸣的辉煌。”

    “许许多多的流派思想在这几百年中诞生壮大,但同样不乏在这个过程中消亡毁灭的,倘若儒家也走向这个结局,老夫唯有接受。”

    “问这个问题,只是好奇罢了,你得体谅一个近百岁的终日闲散的老头子的好奇心。”

    “行吧。”老人家都这么说了,古寻当然只能体谅了。

    当然,他也不在乎荀子知道了什么,或者自己告诉了荀子什么。

    都只是无关紧要的细枝末节罢了。

    大势,才是最重要的,强大如儒家,亦或其他诸子百家,也只有被大势裹挟着向前的份儿,挣扎不得。

    “不过,前辈,我得提醒你一点。”古寻补充道,“我无意毁灭儒家,但我也不会去保护儒家。”

    “小圣贤庄的结局如何,恐怕要看伏念掌门他们的本事了。”

    对此,荀子心口如一的摆了摆手,一幅浑不在意的样子。

    “既然在座的诸位都已败下阵来,现在”

    小圣贤庄的会客厅内,公孙玲珑挥着面具,用猥琐的目光暗中光明正大的偷窥着对面的美男,嘿嘿笑道。

    她这是在迫使儒家掌门伏念宣布儒家输掉这场辩合。

    当然,说是强迫也有些过分,儒家那边在辩合上面有点自信的弟子已经全部失败了,不认输硬挺着也没啥意义。

    伏念显然也没有死撑到底的想法,他本来就不是很在意这场辩合的输赢,不过是赔上些许脸面。

    虽然对于儒家来说面子问题绝不是小事,但正值多事之秋,折点面子低调一点未必是坏事。

    不过他并没有如公孙玲珑所愿的认输,因为刚才张良的眼神。

    他这个师弟既然已经做好了安排,身为掌门,伏念总不能先给他把台子拆了。

    张良也没有磨叽太久,适时的出声说道,“公孙先生莫急,儒家还有弟子想要讨教。”

    “噢”公孙玲珑眼睛一亮,恨不得放出绿光,也不气恼张良阻挠自己的胜利,反而很兴奋的问道,“原来是张三先生啊你也想和小女子较量一番吗”

    台词很正常,但是她那个发骚的语气,让人一听就感觉她是在性骚扰。

    对面的儒家弟子脸都白了几分。

    本来输了辩合就心情郁结,还不得不面对着这一坨搔首弄姿的肥肉,结果这丑鬼还得进化的

    越发的难顶了啊

    张良倒是早已习惯了公孙玲珑的杀伤力,面不改色,带着一个浅浅的微笑回答道,“先生误会了,不是在下,还是小辈的弟子。”

    说着,张良朝外面喊了一声,“子明,进来”

    子明

    这个称呼引起了在场儒家弟子的疑惑。

    他们印象里,自家门派貌似没有叫这个名字的人吧

    小圣贤庄作为儒家圣地,弟子数量自然不少,但这只是对应这个时代而言的多。

    其实算下来拢共也就小几百人,跟后世动辄上千上万的学校不能比。

    这个数量级,要说儒家弟子之间都能互相认识也不现实,但才能学问比较突出的那小部分人基本都是有所了解的。

    而子明这个名字他们此前从未听过,没有任何印象。

    但是眼瞅着他们这些精通辩合的弟子悉数败阵,三师公应该不会叫个不成器的普通弟子来啊

    带着满腹疑惑,这些儒家弟子中的佼佼者面上维持住了平静,只是眼底多了些好奇,好奇这个被三师公明显寄予厚望的子明到底是什么人。

    而上首的伏念心头的疑问还要在下面的弟子之上,因为他可是清楚的知道每一个小圣贤庄学子的姓名。

    子明根本不是小圣贤庄的人

    但他也不可能当众质问张良这一点,只能跟其他弟子一样,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

    在众人的关注下,天明不对,应该说子明歪歪扭扭的进来了,穿着青绿色的儒家弟子,大大咧咧,毫无姿态的走进来了。

    看得出他好像对身上的衣服和脚下的鞋子都不怎么适应,走路的姿态完全不成样子,哪里像是个儒家弟子,更像个街头浪儿。

    伏念一看就不由自主的皱起了眉头。

    这小子赢不赢的了公孙玲珑不重要,但这穿着,这姿态他难以忍受啊

    但伏念必须忍耐住。

    当着外人的面呢,教训弟子哪怕是假的,也不能在这个时候。

    不过伏念的反应大,另一边的李斯反应更大。

    自打进了小圣贤庄之后就一直维持着温和笑意的面容,第一次出现了紧皱的眉头。

    这个少年长相好生眼熟啊

    李斯并不在乎一个儒家弟子的言行举止不端的问题,但是他莫明的感觉这张脸有点熟。

    可他绝对是第一次见这个少年啊

    李斯回想了好一会儿,也没能把天明的脸和自己曾经看过的画像联系起来。

    距离他看天明的画像有段时间了,在没有刻意记住的情况下自然遗忘了许多。

    至于为什么他没有牢牢记住天明的样子很简单,因为嬴政不许呗

    自从天明出现以后,嬴政就一直在试图抓到他。

    但在这件事上,他又保持着相当程度的克制尽可能的让更少的人了解到天明的存在。

    那些只知道服从命令的大头兵倒是无所谓,多少人知道都行,但身份越是不一般的人,嬴政反而越是不愿意让他们知道天明的存在,了解天明的特殊除非是瞒不住。

    这也可以理解,担心别人给他捣乱嘛。

    李斯作为相国,嬴政当然不可能彻底瞒住,所以他知道天明的存在,也知道皇帝特别想得到这个少年。

    但是嬴政也向李斯表明过自己在这件事上的态度,所以这位有逼数的相国始终恪守本分,没敢越线,甚至连天明的画像都只是寥寥看过几次,并不是很熟悉。

    毛笔画像,终究和实物有所差别,不是那么容易就认出来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