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七章 御剑术!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惊鲵这么问,不是在替玄翦被骗抱不平,她就是单纯好奇古寻为何要这么做。

    这和古寻给她固有印象不太相符。

    “能为了啥,给掩日添添堵而已。”古寻一甩手,表示没什么特别的原因,“这家伙派人追杀了我一个月,要不是顾及着你们娘俩,不方便和罗网死磕到底,我非得弄neng死那个货再说。”

    不是古寻心眼小,只是自他武功有成以来这一年多的时间里,还从没有受过这种气,从来只有他追杀人家,没有别人追杀他的。

    惊鲵听了心里微微流淌过一阵暖意,要是别人这么说,惊鲵可能认为是气话或者大话,总之都是空话,但古寻说的却一定是不折不扣的实话,他的的确确是为了照顾阿言和自己才会选择对罗网退避三舍。

    暖意在惊鲵心中一闪而过,随即被其牢记在内心深处,不做多想,然后她又想到了另一种可能,关于玄翦的另一种可能。

    “你的那些猜测也并不是全无道理,甚至很有可能是事实。”

    这里要说一下,惊鲵在罗网的诸位天字一等中,算是一个另类,因为她是完全被罗网一手培养出来的,并非半路出家加入罗网的,算是个根正苗红的罗网人

    像惊鲵这般的天字一等很少见,毕竟罗网想培养个身手一流的杀字级杀手不算难事,可想培养一个实力立足于江湖顶端的天字一等,却很大程度上要靠运气,运气好,罗网的青训团里出了一个万中无一的绝世天才,那就能培养成,可要是运气不好,那就一无所获了。

    惊鲵是如今罗网中唯一一个内部培养出来的天字一等,而且还是天才中的天才,二十多岁不到三十岁就成了天字一等,是其中最年轻的一位。

    对于自家培训出来的人才,罗网许是相信自家的洗脑技术过硬,亦或者是觉得自家出的人,更了解罗网的凶威,不敢背叛,所以没有像其他半道出家的天字一等一样,留有控制的手段。

    然后惊鲵就叛变了。

    究其根本也是赖罗网自己,派人家去施展美人计。

    当然,不管现在惊鲵和罗网怎样,但作为曾经根正苗红的罗网子弟,她很了解罗网的根本规则,杀手就是工具,工具最重要的就是受控制,其次才是好不好用。

    像玄翦这种隐患极大的杀手,照例是不可能留的,可现实是他确实留下来了,那罗网就应该留有控制他的后手。

    一个疯子又能有多少顾及呢思来想去,最有可能的,还不是他的儿子

    可如果古寻的猜想就是现实,就可能出现另一个问题。

    “如果玄翦的儿子真的在掩日的掌控下,那他很可能会为此屈服于掩日,配合他暗算你。”惊鲵略带担心的看着古寻。

    不过古寻对此却是不屑一顾的样子,冷笑着回道

    “暗算我等他们找到我再说,我可从来没打算相信玄翦,我要对付罗网,对付掩日也不需要玄翦的帮助,今天所为不过是给二人增加一些嫌隙,让他们狗咬狗罢了。”

    玄翦的儿子在古寻看来是无辜的,如果可以,不妨一救,但是他确实不知道任何信息。

    古寻也不过是个原著党罢了,这原著没有的,他也没办法。

    至于玄翦,谁在乎他死不死,不算他在罗网干的事,单看以前,能被称作大盗的他也绝对算不上任何意义上的好人。

    古寻才没空管他怎样呢。

    “再说了,这一次玄翦可未必会轻易的被掩日胁迫了。”

    “嗯”惊鲵轻咦一声。

    古寻笑着回应道“上一次,在魏国,他为了爱人已经妥协过一次了,那一次,他的损失很大,很大”

    惊鲵默然了,确实很大,大到一个绝世剑客都被逼疯了。

    古寻见惊鲵不再作声,也没有再起话头,二人默默的赶路。

    片刻之后,约莫着走出去五六里路的样子后,古寻停步了。

    “怎么了”惊鲵跟着古寻停下了脚步,不解的问道。

    “到这就差不多了,咱们可以换一下交通工具了。”

    “嗯”惊鲵更迷惑了,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上哪换交通工具啊

    古寻没有解答她的疑惑,而是叮嘱道“抱紧孩子,不要乱动。”

    未等惊鲵明白什么意思,古寻右手轻轻揽住惊鲵的纤腰,脚尖一点地面,二人跃向天空。

    惊鲵仍旧不知何意,却突然发觉原本因为落空而要下坠的身体止住了落势。

    因为二人脚下出现了某样东西支撑着他们,惊鲵垂首一瞧,脚下踩着的,赫然就是古寻的长虹剑

    随后惊鲵就察觉到古寻的真气覆盖住了自己和怀里的阿言,再然后,“欻”的一声,二人一孩一剑,就化为天际流光,好似流星一般,拖着长长的尾焰,径直往西而去。

    也幸亏是白天,不然史书说不得又要多一个“彗星现,或竞天”了。

    此为虹猫的独门秘技御剑术

    唯有将火舞旋风剑法练到十层以上,并且配合长虹剑方可使用。

    在动物世界的时候,就是因为这门绝技,古寻的行事作风才会越来越浪。

    打不过你,我还跑不过你吗跑不过你,我总能飞过你吧

    如今到了秦时的世界,古寻能更浪了。

    在这个世界,他自认单打独斗没人能赢他,而如果别人用千军万马围杀自己,也可以潇洒飞走,没有任何压力。

    不用考虑什么弓箭的问题,那都不是事儿。

    秦时世界里能飞的东西就三样,墨家的机关朱雀,公输家的机关蝠翼,以及白凤凰的宝鸽鸽。

    其中机关朱雀和机关蝠翼的速度连古寻的车尾灯都看不到,宝鸽鸽倒是也许能追一追古寻的御剑术,可惜一只鸟能有什么用,让你学会三哥的叠罗汉你又能坐几人

    简单总结一下就是一个字强无敌

    而就在古寻带着美人和孩子,御剑飞天之后,变化开始悄然发生。